■ 社論
  正是由於村民話語權的喪失,“高官庇護、村官出地、房企出資”的腐敗鐵三角才能乘虛而入。村民自治不彰,行政主導“村改居”不受遏制,恐怕膠原蛋白類似的城中村改造黑幕將無休無止。
  一個城中村改造工程,“絆倒”了廣州市副市長曹鑒燎,端掉了整個村幹部班子,牽扯了一批開發商。在最近披露的廣州冼村舊城改造腐敗案中,“宗族大佬把控村務、地產集團低價拿地、政界高官權力庇護”的特點突出,已經形成了“高官庇護、村官出地、房企出資的腐mSATA敗三角格局”。
  這一案例中,城中村土地價值的巨額升值成了權力與資本的盛宴。“低價拿地剝奪原住民、高價出售掠奪最大化利潤”成為標準的操作模式,中間出現的巨額利潤則為內部人所瓜分。這樣的腐敗“鐵三角”之所以能猖ddr4獗一時,主要是因為村民自治被架空。
  新聞中提到,2001年曹鑒燎任天河區委書記時,借“村改居”把天河區城中村居民劃分為社區股東和社會股東,以至於4000多冼村居SD記憶卡民有半數以上成員因在外務工、經商變成了社會股東,沒有參與村中重要事項決策的權利。此外,在冼村,代表村民權利的“股東大會”“村民大會”,被“家庭會”取代。村內一無正常選舉,二不開村民大會。
  本來村官的權力就過大,再加上“村改居”,導致民眾自治進一步弱化、行政主導進一步加強。可見,正是由於村民話語權的喪失,才竹北買房使得腐敗“鐵三角”由此乘虛而入。村民自治不彰,行政主導“村改居”不受遏制,恐怕類似的城中村改造黑幕將無休無止。
  還要看到的是,依托行政手段獲得公共資源,依托市場手段出讓公共資源,則是土地腐敗的根源。沒有權力為後盾的行政手段介入,這群人難以低價拿地;沒有市場化的出讓途徑,這群人難以高價出讓土地。因此,根源在於,公共資源在最初的出讓環節就存在“原罪”——權力介入公共資源配置有著巨大的操作空間。
  因此,要消除土地腐敗三角,出路在於加快公共資源市場化配置進程,使公共資源按著公開、透明的原則,按著市場供求原則確定價格及其配置。需要強調的是,所有的公共資源,都需要通過這一途徑進行配置,在這方面,市場決定沒有例外。至於一些公益性的項目,既然為公益性,其補償就應當通過市場化配置後財政補助等方式予以體現,而不能在配置的初始階段就人為確定公益性。比如,一塊土地市場估價為1000萬元,無論公益性還是營利性,都需要支付1000萬。但如果是公益性,則財政可以通過定向補助一定比例(比如50%,甚至100%)予以體現。現行的做法,一旦被定為公益性,則價格就脫離了市場決定的範圍。坦率地說,這種做法極易淪為“名為公益性實為營利性”,也極易為各種腐敗打開特洛伊的後門。
  轉型時期,我國各種制度尚未規範,客觀上為權力-掮客-商人三位一體的腐敗三角留下了巨大的操作空間,這已成為影響全局的重大問題。對此,既需要加大查處力度,讓陽光照進這個領域;更需要加大市場化改革進程,鏟除腐敗三角的制度根源。  (原標題:城中村改造何以被權力資本操控)
創作者介紹

徐子珊

op55opal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