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語文版新版教材小學一二年級和初中一二年級已經通過教育部驗收。翻開最新修訂的小學語文教材,發現很多有趣變化:歌曲《天路》以詩歌形式入選,三年級延伸閱讀中收錄周傑倫歌曲《蝸牛》。語文出版社社長王旭明說,現在語文教材最大問題就是“假”,樹立正確語文觀,才能編出好教材。(6月15日《中國青年報》)
  “我們需要一本怎樣的語文教材?”“哪些課文值得收錄?”這是近些年,引發教育學界、新聞媒體、社會各界激烈討論的一個話題。從民國版國文課本的走紅,到此次語文版教材的修訂,許多人都在探索、嘗試,併為此付出了努力。
  說實話,什麼樣的語文教材夠“語文”,是個見仁見智的話題。語文出版社社長、語文版課本修訂版主編王旭明說:“長期以來,我們的語文課是品生課、社會課、自然課、科學課,但就不是語文,所以必須改。”但語文教材是否應該退回到純粹的文學課本的道路上,同樣值得商榷。要知道,中國人向來有“文以載道”的傳統,追求“微言大義”的境界,以此標準衡量,在語文課本中摻入某些科學知識、做人道理,寓教於文,似乎也並無不妥。相比一味追求課本的所謂“純”,個人以為,課文內容的“真”,或許才是當前語文教材編寫過程中更應該堅守的準則。
  畢竟,不純頂多影響學生的語文能力,而失真卻可能對其認知、“三觀”產生巨大的誤導。遺憾的是,翻閱過往的語文課本,這樣的“假故事”可謂比比皆是:有的是源於美好想象,比如《肉眼看見長城》,早已為包括“航天英雄”楊利偉在內的各國宇航員們所證偽;有些則存在時間上的硬傷,像《地震中的父與子》,因為據求證,1989年,美國洛杉磯根本沒有發生過地震;還有的純屬不靠譜的傳說,如《烏鴉反哺》,事實上,這種傳說至今只在《本草綱目》中出現過,而生物學早已證明瞭,烏鴉沒有這種習性。將鳥類的這種行為模式解釋為報答母恩,不啻為中國特有的一種道德綁架模式。
  所以,相比對於“我們的語文課是品生課、社會課、自然課、科學課,但就不是語文”的定論,我倒更贊同王旭明那句“現在語文教育最大的問題用一個詞概括就是‘假’”。事實上,“假”並非語文課獨有的問題,如今中小學的許多教材,尤其是偏文的歷史、政治等,其課本內容都存在類似的毛病。站在傳道授業的角度,很難想象,讀著這些課本長大的學生,將來會對這個世界、當下這個社會以及我們的歷史傳統,產生怎樣扭曲失真的理解?
  著名教育家陶行知有句名言:“千教萬教,教人求真;千學萬學,學做真人。”真是善的基礎,是美的前提。把真相告訴學生,把真情傳遞給學生,這既是教育的終極目的,也是任何教材編寫的底線要求。否則,再怎麼更換課文、加塞名人,都只能算是華而不實的花拳繡腿。但願,王旭明領導下的語文出版社能在這樣面做出表率。
  文/王垚烽  (原標題:教材編寫追“新”更應求“真”)
創作者介紹

徐子珊

op55opal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