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 呂茵 陳姿羊 實習生 魏巍發自深圳、廣州
  快播最好的時代已經過去。
  5月20日下午,深圳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對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快播科技”)送達了擬行政處罰聽證通知書,擬對快播處以2.6億元罰款,理由是初步確定其違反相關知識產權方面的法律法規。
  而在事發一個月前,快播科技曾連發兩條微博表示將關閉QVOD服務器,並從技術轉型原創正版內容,這也就意味著“搜索電影、點開網站、快速播放”的快播模式將不復存在,這更意味著用戶無法再使用快播播放器通過第三方網站鏈接觀看大量涉嫌盜版和色情的視頻內容。這個號稱“宅男神器”的播放器儼然被迫結束了自己的“草莽時代”。
  一石激起千層浪,這個僅成立7年時間,2011年營收剛過億的公司迅速深陷輿論暴風眼中。而在此時,快播科技CEO王欣卻“人在香港”,失聯一個月之久;5月23日,時代周報記者來到快播科技位於深圳南山區的總部,其辦公室門禁森嚴,並謝絕接受任何採訪,有員工透露目前公司“一切正常”,並稱“沒什麼好說的”。
  時代周報記者從快播科技前任高管處獲悉,“只要王欣不回來配合調查,這些被調查的員工就沒辦法出來”。雖然事發當天遠在香港的王欣發郵件安撫員工,但當時他的老婆卻“躲在廁所里一直沒露面”。
  事實上,依托快播,數以萬計的中小電影站曾經歷了七年的發展黃金時期。快播播放器的資源搜集模式為站長省去片源開支,在電影、視頻領域建立起互聯網視頻分享陣線,成為站長們賴以生存的避風港。
  然而一紙2.6億的天價罰單,使版權爭議又重回大眾焦點。當初快播巧借技術優勢,迅速占領播放器市場,現在遭遇困頓,快播不得不與過往一刀兩斷。在事件的背後,數以萬計的中小電影站所受“庇佑”一去不復回。它們將何去何從,抑或更為嚴峻的問題是——它們還有將來麽?
  QVOD服務器突關閉
  4月17日凌晨4點,昏睡了7個小時的輝軍(化名)伴著左手邊床頭柜上刺耳的鬧鈴聲掙扎地起了床。按慣例,他要搶在大多數電影站長醒來之前,更新昨晚播出的電視劇集。和國內大多數電影網站站長一樣,輝軍所經營網站上的所有視頻資源對用戶免費;當然,他也從未為此付過任何費用。
  一夜未開電腦,剛登錄上QQ100多條未讀群信息急不可耐地彈出窗口,“快播要關閉QVOD服務器了”,這個有著將近1000名會員的電影站長QQ交流群里熱切地討論著昨晚的突變。
  在這個群里,將近一半的電影站長使用快播播放器,QVOD服務器的關閉意味著快播播放器將不再播出這些電影站上的盜版資源,也意味著“搜索電影、點開網站、快速播放”的快播模式將不復存在。
  “得換播放器了。”輝軍關掉QQ對話框喃喃道。
  在此前夜,即4月16日晚,快播播放器新浪官方微博賬號先後於21:33和23:03發出兩條微博,表示已啟動商業模式全面轉型,從技術轉型原創正版內容,具體包括購買影視類域名,把雲帆搜索和快播娛樂風向標中的涉盜版內容全部技術屏蔽,並且未來一年投資不低於1億元購買版權、不低於3000萬投入支持國內微劇創新。
  快播這一如“壯士扼腕”般的宣誓,並未能助其免去官方的處罰。4月22日上午,有消息指出有大批警察進入快播科技位於深圳的總部,將公司所有電腦封存調查,並帶走了多名員工與高管。當日下午,快播科技CEO王欣通過內部郵件對員工表示,“各位員工,不要擔心。公司沒有問題,律師在來的路上。”
  據快播一名原高管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4月22日帶走的多名員工和高管都與快播服務器業務相關,“只要王欣不回來配合調查,這些員工就沒辦法出來。那天,王欣的老婆也在,躲在廁所里一直沒露面。”上述匿名人士撇嘴說道。但這一說法並未得到快播方面的證實。
  事件繼續發酵。
  5月15日,快播科技被吊銷增值電信業務經驗許可證。同日,全國掃黃打非工作小組辦公室通報稱,經調查證實,快播科技在提供互聯網信息服務過程中,存在傳播淫穢色情內容信息的行為,且情節嚴重。
  5天后,深圳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對快播科技送達擬行政處罰聽證通知書,擬對快播處以2.6億元罰款。但由於快播的中高層都不在公司,通知書實施留置送達。
  此時,距快播科技“東窗事發”已有近一個月之久,而彼時還發郵件安撫員工的王欣也消失於公眾視線,處於失聯狀態。“他現在在香港。”快播科技一前任高管對時代周報記者如是說。
  5月23日,時代周報記者來到快播科技位於深圳市南山區的總部,位於23層的辦公室門禁森嚴,前臺隔著大門告訴時代周報記者,目前公司不接受任何採訪。
  隨後時代周報記者詢問了快播科技位於22層辦公室的幾名員工。對於這次事件,快播科技的員工顯得平靜且抗拒,僅表示“沒什麼可說的”、“一切正常”、“CEO王欣正在出差”。一名快播員工告訴時代周報記者,王欣平時就不常來公司,上次見到他已經是上個月的事了。
  同樣平靜的還有和輝軍一樣的電影站長們。“肯定是盜版視頻的問題。”對於此次快播科技2.6億元的天價罰單,輝軍並不意外,“早晚會有這麼一天”。輝軍還在更新著他的電影站,只不過這次他把播放器換成了西瓜影音。
  有媒體報道稱,相關部門是在對快播軟件內置雲帆搜索的調查中,認定了快播盜版侵權的事實。調查發現,雲帆搜索註冊公司的法人代表為快播科技某在職財務人員,同時雲帆搜索也作為快播重要的事業部在運營,故認定了其侵權違法行為。
  對此,深圳市市場監督管理局表示,該局很早就對快播科技進行調查,初步確定其違反了相關知識產權方面的法律法規。在對快播科技作出正式行政處罰決定後,將會向社會通報。
  “快播時代已經結束。”
  過去七年,快播的低門檻視頻播放器服務曾造福了數以萬計的小型電影網站。
  2007年,正是輝軍所稱的“視頻網站興起的元年”。當年,二次創業的王欣並未把眼光放在與其他網站的內容競爭上,而是另闢蹊徑,服務私人中小電影站。而P2P技術正是解決之道。
  “快播採集方便,手指一點,幾萬部電影就在你的電影網站里了。”由於快播早前與MaxCMS結成聯盟,電影站長們只要使用國內最大的建站系統MaxCMS,“快播流媒體點播系統”即被默認勾選作為播放解決方案。對於沒有資金和相關背景的草根站長來說,零版權投入和操作簡單便捷無疑成為與一眾小電影站高度匹配的“快播屬性”。
  輝軍讀書期間對網絡游戲的喜愛讓他在輾轉多個工作之後,選擇當電影站站長。自2012年學習建站起,輝軍使用快播至今已經有近兩年的時間,“當時花了半個月的時間學習技術,每天不睡覺,研究各種代碼。”
  1989年出生的他,畢業後被分配到深圳某電子廠工作,打扮學生氣的輝軍其實已經有7年的工作經驗。談到建站初期的經歷時,依然面帶稚氣的他回憶說,“我沒有啟動資金,沒本錢投廣告,更沒錢讓快播和百度給我的網站導流量,只能通過論壇、Q群宣傳,一點點積累IP流量。”
  輝軍起初曾為了追求網站高流量嘗試建成人網站,但終究因為擔心涉黃,最終不了了之,“快播有很多黃色資源”。
  這一重要“特色”在快播科技近期發佈的“商業模式全面轉型”公告中已不復存在,“從技術轉型原創正版內容”的設定不僅把快播再次拖入與傳統播放器以及視頻網站的爭端里,更是把原有的站長群體客戶毅然捨棄,輝軍坦言:“這樣的話,快播對我們就沒有意義了。”
  兩年裡,每月300元以內的服務器費用幾乎是輝軍經營四個電影站的全部成本投入。“快播不收取任何費用,也不參與廣告分成,像這種使用快播播放器的小電影網站太多,快播很難管理,它的收入還是主要來自快播播放器自身的廣告收入。”輝軍擁有的4個視頻網站,IP流量累計每日可達10000以上,按照大多數廣告聯盟的標準,10000IP每天可以帶來300—500元不等的收入,每月一萬元左右的廣告所得可以讓輝軍在深圳維持穩定的生活。
  雖然不與電影網站進行流量分成,快播科技也建立起自己的盈利模式,包括游戲聯運或自營、彈窗廣告、安裝軟件的捆綁推廣收入等。曾有公開報道指出,目前快播科技的年收入達到3億元左右,這一數據在2011年為1億人民幣,而基於使用快播播放技術的中小站也超過萬家之多。
  “快播時代已經結束。”這位年輕的電影網站站長的言語中似乎也在感慨自己事業的終結。快播作為大多數電影站的“標配”,已經成為網友習慣的觀影方式,輝軍轉投其他小眾播放器的補救措施成效微弱,網站流量大不如前。他說:“讓點擊觀看的人專門再下載一個播放器是很難的,而快播很多人電腦里都已經安裝。”
  實際上,快播這一打破版權限制的另類播放器在一開始就瞄準了小型電影站的軟肋,快播早期為了衝擊安裝量,以每個下載安裝5-10元的成本向站長推廣快播播放器;2007年投入市場僅三個月便有數以千計的視頻網站使用了快播的技術,2011年,快播的活躍用戶數與播放器覆蓋人數已可比肩優酷視頻,並全面超越包括暴風影音在內的傳統視頻播放器。
  對於2012年開始建站的輝軍來說,早已成為老大的快播播放器是其不二選擇。此番快播落難,電影站站長們認為問題出在版權。輝軍證實快播的官方服務器上有大量盜版視頻,關閉QVOD服務器之後,有部分電影網站仍可以使用快播播放,這是由於“快播實際擁有大量服務器,而其中很多私人的服務器里也有視頻”。
  在快播一籌莫展的窘境下,輝軍開始考慮“轉行”。當然,他依然在自己一手創辦的電影網站站長QQ交流群活躍著。打開手機,他悻悻地展示了群成員總數已達947人,“如果還想做電影站,單單一個群里就有1000個人走在前面。建一個網站很簡單,但是如何提高流量才是關鍵。現在做電影站的人這麼多,超過90%的其實都是不賺錢的。”
  廣告聯盟收入直線下滑
  輝軍最終決定放棄站長身份。“我之前也經營過淘寶店,接下來可能先去幫別人的店打工,偶爾維護一下電影站。”在多重壓力下,許多站長紛紛表示電影網站已經賺不到錢,他們開始把電影網站作為興趣和副業,通過開淘寶店和私人電商賺錢。
  這群一直游走在“規則”邊緣的站長群體,此刻與快播一同正處於最艱難的時刻。而與他們緊密相關、依靠快播衍生的地下廣告聯盟,也正經歷著“唇亡齒寒”的陣痛。
  在快播高歌猛進的擴張路上,與中小電影站應運而出的正是這一眾小型“廣告聯盟”。點開電影站頁面,閃動著霓虹字和QQ提示音的彈窗、橫幅、漂浮廣告已經成為中小電影站的標誌,這些廣告聯盟將百度廣告聯盟和谷歌廣告聯盟的原理精簡至中小電影站和游戲網站,併在其中充當中介的角色。
  “一開始規模很小的時候,電影站會選擇廣告聯盟合作。按IP點擊量與廣告聯盟分成,做大之後可能有廠商直接找上門合作。”廣東某廣告聯盟QQ群主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廣告聯盟幫助網站找廣告主,一般廣告收入的分成模式固定由廣告聯盟決定,並且與網站IP流量直接相關,這些電影網站是廣告聯盟主要的目標客戶。
  一4A廣告公司高層對時代周報記者指出,這些吸附在快播鏈上的廣告聯盟在功能和運作上都與目前最大的廣告聯盟“百度聯盟”相似,但是比較小型,不專業。它們業務簡單,只是把相同客戶群的網站和廣告主放在一起,電影網站和游戲網站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由於受眾的定位,中小電影網站的廣告大多局限在游戲領域,快播也利用播放器的龐大用戶基數,成功開發了對應產品——“快玩”游戲平臺的盈利模式,用戶在“快玩”上搜索游戲時,對應游戲供應商為快播提供分成,一條財路就此掘開。
  輝軍坦言,地下廣告聯盟的分成模式普遍不合理,電影網站從所有廣告收入中只能拿到很少的一部分,“如果能和品牌或者淘寶店鋪合作,放這些類型的廣告,代表電影網站已具備規模”。
  增加廣告收入的唯一方式即增加電影站的IP點擊量,目前百度搜索引擎優化(SEO)是各個站長提升流量的首要方式。輝軍的習慣是每天早上4點和上午10點分別做一次電影更新,他說:“每天有無數的電影站在更新同一部劇,在百度上搜索片名可以看到一大串,但是如果不去競爭,不去更新的話,網站排名會一直跌,更加不會有點擊量了。”
  廣告聯盟還可提供實時統計,一些聯盟系統可以提供精確詳細的數據及直觀的圖表統計,廣告主會員可以實時查看到每天的廣告、數據及歷史詳細數據,可依據彈窗數、點擊數查詢到每天有多少人看了廣告,以及顯示產品在各個時間段的受眾狀況。
  但值得註意的是,與快播模式一樣,這些廣告聯盟由於長期游走在監管邊緣,經營混亂、魚龍混雜。時代周報記者發現,電影站長論壇上隨處可見投訴、舉報的“廣告騙子”,他們利用電影站長賺錢的心理幫其拉廣告,最後私吞全部廣告收入。
  伴隨著快播轉型的加快,小型電影站的生存壓力也水漲船高,而廣告聯盟這些寄生在快播鏈上的末端掮客也面臨著一場殘酷的存亡戰。“快播現在關閉QVOD服務器,電影站的點擊量難做上去,我們能拉到的業務就越來越少,日子不好過啦。”上述廣告聯盟群主無奈地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技術與版權之辯
  對於產品經理出身的王欣來說,雖然處在風口浪尖,但快播毫無疑問是款獨一且成功的播放器。對於QVOD的關閉,王欣面對媒體曾難掩失意:“快播的技術不是為盜版而生的,其實我們最早是想賣給正版視頻網站、收取服務費,沒想到機緣巧合,成為最適合廣大中小電影站的播放器產品。”
  王欣口中的快播技術究竟是什麼?
  對普通用戶來說,QVOD首先是一款擁有自主解碼技術,無需安裝三方播放軟件的播放器,它全面支持RMVB、MP3、AVI等流行媒體文件格式音、視頻的播放。其次, QVOD更是一款P2P播放軟件,快播科技如是評價QVOD:它是國內首款兼容BT協議的點播系統,運用P2P加速技術,支持BT種子文件的直接播放和WEB在線點播。
  所謂P2P技術,就是指用戶通過該播放器在線觀看視頻時,這個用戶也將成為P2P的一個節點,同時與一個或幾個用戶建立連接分享視頻數據,其他用戶就不必再連接到服務器去瀏覽與下載,因此減少服務器負擔的同時還可以大幅提高用戶的在線觀看視頻速度。快播團隊號稱其在P2P技術上已經沉澱七年。他們研發出用於QVOD在線點播的獨特算法是擁有專利的,相比其他P2P軟件,能實現更好的用戶體驗和帶寬節省。
  對中小電影站站長來說,QVOD則為他們架設視頻點播網站提供了簡易的高清點播的解決方案,改寫了視頻網站的燒錢運營模式。一家正常的視頻網站的運營成本主要有帶寬、版權和推廣。其中,帶寬和版權是大頭,業界戲稱這是視頻網站運營的“兩座大山”。
  一方面,這些內嵌QVOD的視頻點播架設的網站首先大幅降低了帶寬需求,時代周報記者瞭解到,QVOD對帶寬的需求僅為非P2P視頻點播網站的1/100。另一方面,這些中小電影站數量龐大,監管不易,且盜版、色情違法成本低廉,“寧用罰款換流量”已是眾多中小電影站奉行的“潛規則”,因此版權成本幾乎沒有。沒有了“兩座大山”,只需要花費少量費用、精力在推廣上,中小視頻網站便能獲得不錯的收入。
  雖然快播公司的技術讓普通用戶和中小視頻站站長都從中“受益”,但是這種“快播出技術,站長出內容”的模式卻徹底淪為盜版泛濫、內容低俗的溫床。“只做技術、不做內容”成為快播逃避法律監管的“避風港”。2009年同華夏視聯控股有限公司的侵權糾紛官司中,快播科技就曾以“無法控制和審核使用者利用該軟件觀看的影視作品的內容”為由勝訴。
  雖然早在2012年8月份,快播科技就曾針對低俗內容推出“不良信息舉報系統”,但收效甚微。而關於中小網站利用快播播放盜版視頻,快播更是一直放任自流。直到2013年下半年,優酷、騰訊、樂視、搜狐公司等權利人對快播涉嫌通過播放器軟件傳播侵權視頻作品投訴,國家版權局才對快播公司作出法律規定的處罰上限—25萬元的行政處罰,並提出了明確的整改要求。
  那麼“只出技術”的快播是否存在侵犯版權的行為?“互聯網絡協議不是我們現實生活中所看到的高速公路,而是由一連串的互聯網絡協議所組成的信息系統,因此,當事人不得採用互聯網絡系統,侵害他人的著作權。”對此,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廉政研究院院長喬新生認為,他強調,如果利用下載系統侵犯他人的著作權,那麼,依照侵權責任法的規定,應當承擔民事法律責任。如果利用這個系統下載違反國家法律的色情淫穢作品,那麼就涉嫌觸犯國家行政法律規定,應當承擔行政責任。
  同時他指出,雖然按照我國侵權責任法的規定,快播可以援引“避風港”原則,減輕或者免除自己的賠償責任,但是如果其產品侵犯了他人的著作權,違反國家的強制性規定,那麼就必須承擔法律責任,即使其聲稱自己是一個“修建信息高速公路”的技術企業。
(原標題:獨家還原快播“地下”利益鏈)
創作者介紹

徐子珊

op55opal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